梦之城娱乐

《尘封档案》-----金镖小太保之死

本文转载自公安法治文学月刊《啄木鸟》2017年10期金镖小太保之死

易明佳+金枚+迟婴一、金镖小太保1950年8月8日这天是立秋日,正是家家户户啖瓜迎秋的日子。可是,徐州市第三区大同街上“老正祥布店”的于老板当晚纳凉啖瓜的节例却被一桩意外之祸打破了——于家的独生子于若聪被人杀了!于若聪虽说不过志学之年(十五岁),却是方圆小有名气的一个角儿。于家经商到于老板手里已经是第三代,“老正祥”的品牌早已冲出徐州,遍及周边多地,算是徐州地面上的一家殷实商户。于老板前三个孩子都是女儿,于若聪出生后,自是被视为珍宝,全家精心呵护,除了女佣,还特地请了一位刘姓保姆。保姆是前清官宦人家的小姐,因家道败落流落民间。虽是保姆,毕竟是做官人家出身,自幼受到良好的教育,诗书琴画样样来得。于少爷跟着刘保姆过了八年,先天遗传加上后天培养,聪明伶俐人见人爱,众人都以为这孩子将来会有大出息。刘保姆曾在美术专科学校学习,闲来无事,就教小少爷学习一些素描的基本功,小少爷遂对绘画产生了兴趣。可惜的是,于若聪刚过了八岁生日,刘保姆突患急病不治而殁。于少爷自小就跟着保姆过日子,将其当作自己的至亲长辈,保姆的突然离世,成为他一个很难解开的心结。尽管家里很快就给他物色了新保姆,也像刘保姆那样多才多艺,但于若聪念旧之心极盛,坚决不肯接受,而且反倒更加激发了其对刘保姆的思念之情。不得已,于老板在广泛征求诸多亲朋好友的意见后,决定把儿子送入当时徐州最好的一所寄宿制私立小学。校方接受家长的委托,认为要改变一个八岁儿童的这种现状虽然不敢说易如反掌,但也是有绝对把握的。没想到,于若聪的智力超人不说,胆子也大得使人吃惊,而且敢想敢做,不计后果。很快,他就成为该校名列第一的“逃生”。于若聪对于每周只能在周末放学后回家、周日傍晚必须返校的规定置若罔闻,不管白天黑夜,只要有机会就逃出校园。种种只有在监狱被囚的江洋大盗越狱时使用的方法,都被他无师自通地运用过:白天,化装混出校门、利用运输车辆的掩护逃脱、抢夺获得特别许可的同学的出门条堂而皇之出去;夜晚,顺着绳索从三楼窗口下到地面再攀越围墙、抱着木板泅渡护校河、钻下水道……最骇人听闻的一次是在三年级下学期,他用水果刀抵着一位怀孕女教师的腰,和她合撑一把雨伞公然从门房眼皮底下通过。这件事发生后,校方终于不得不承认“育人无方”,对孔夫子的“有教无类”高论产生了怀疑,经校董会讨论,作出了把于同学开除的决定。当时这件事还上了报纸,成为徐州的一桩新闻。
如此,于若聪就成了一名没有哪所小学肯接纳的“问题少年”了。待在家里当然是不可能的,管理如此严格的私立小学都约束不了他,于家的宅子就更别指望创造奇迹了。于老板寻思那就先放任吧,反正也就不过十岁,还能像哪吒三太子那样闹到天庭去?于是,就和儿子谈判,达成协议:每天由家里来授课的先生上课两小时,其余时间任其玩耍,家里供给足够的零花钱。这一放任,于若聪就有了一个“金镖小太保”的绰号。其实,于若聪还算能遵守诺言,每天两小时的国文、算术、书法课上得很好,家教老师说已经超出同龄孩子两个级别。不过,其余时间就没法儿控制了。除了偶尔自觉自愿练习一会儿绘画,就是出去到处乱跑,结交了一批小混混儿,其中公子少爷、小偷瘪三、痞子乞丐都有,单单少了肯老老实实在学校念书的正经学生。这些少年中颇有一些拜师学过武术的,都因吃不了那份苦早早歇菜了,但大伙儿待在一起时,还是会露一手粗浅功夫炫耀一番,以满足虚荣心。于若聪聪明,瞧着一个练习过暗器的韩姓小哥们儿觉得比较顺眼,就和人家套近乎。小韩系“盛天记银楼”的小开,银楼有一个山东籍丁师傅,精通武艺,还会使用暗器。银楼老板让儿子跟丁师傅学几招,小韩就跟人家学了一阵。三年下来,正儿八经的功夫肯定是没学到,但拿几支柳叶镖耍耍花架子,倒是也蛮好看。于若聪遂对此产生了兴趣,向小韩讨教。小韩也没当回事,就把如何习练的方法教给了他。没想到,于若聪对此似乎是着了迷,请金工铺师傅打制了二十四枚金光闪闪的铜身钢尖柳叶镖,每天都要练上一阵。两年下来,就获得了一个不知最先出自何人之口的绰号,曰“金镖小太保”。当然,这个绰号不仅是对于若聪擅使金镖的赞誉,更是对其平时不良行为的囊括。这几年里,于若聪打架斗殴、偷窃诈骗、作奸犯科的事儿没少做过,光是旧警察局就进过二十多次,都是于老板托关系说情,花钱保出来的。1948年12月徐州解放后,于若聪依然如故,不但不知收敛,还因结伙斗殴、帮人偷运违禁物资被捕过两次。这时于老板的梦之城娱乐手机版关系和金钱已经不起作用了,幸好这位少爷出道早,虽然惹的麻烦不小,但还没到承担法律责任的年龄,新政权的公安机关也拿他没辙,最多关上十天半月就给放了。转眼到了1950年春节前,于若聪又与一班小混混儿在外面闯祸,偷了一匹军马练习骑术。其实他们不过是玩玩而已,等骑厌了,还是要把马送回部队的。可这种想法部队方面不知道,即便知道了也不能答应,于是当即报警,公安局立案侦查,两天就破了案,一口气抓了七名少年犯。一番讯问后,于若聪被定为主犯之一。这回就没那么便宜了,尽管那时的法律还没有与未成年人犯罪相关的规定,但已经成立了少年管训队之类的机构,可以把这类主儿送进去强迫劳动,改造思想,而且没有期限。眼看于少爷吃官司是铁定的了,老爸再也救不了他,不料,这回他却是自己救了自己。承辦员让于若聪等少年犯交代各自的历史情况,于若聪因为有“金镖小太保”的名声,人家对他自然比较感兴趣,每次来看守所都要把他开出去聊天样地讯问一番。这天讯问时,于若聪无意间说到一桩往事——徐州解放前夕,也就是淮海战役打得正激烈的当儿,他相帮中共地下党组织散发过传单,还往指定的若干名国民党文武官员的宅第门缝里塞过劝降信函。这种事一共有三次,最后一次是带了几个小伙伴一起干的,因为涉及面比较广,还上过报纸。乖乖,这是有功人士啊!承办员寻思,这要是给国民党特务、警察逮住,不死也得脱层皮。于是,他马上做了笔录,当天就进行核实。查下来情况属实,当时负责行动的几位地下党还在徐州——当然已经成为地方上的干部了,他们对“金镖小太保”此举评价不错。那就不用说了,将功赎罪是我党一贯政策,于若聪很快就被释放了。释放前自然要训诫一番,严令家长今后必须加强管教,再犯就没那么便宜了。
因为这件事,1950年的春节于若聪是在看守所过的。释放次日是元宵节,于老板这回不敢大意了,遍请亲朋好友,大伙儿轮流帮教“金镖小太保”,其中还包括徐州地面上两位有名的拳师。大伙儿不但搞帮教,还当场制订了若干条措施,用以约束小太保,其中一条是限制他的经济来源,家长给他的钱钞得经那两位拳师之手转交,利用于若聪对武林名宿的那份畏惧来控制其行动。另外,闲着也不是事儿,十五岁的人,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了,所以,得上学去。现在解放了,公办学校有为国家培养人才的职责,不但不会拒收学生,交不出学费的还给减免呢。于家当然是交得出的,就让于若聪去上了附近的一所公办小学。于若聪以前读到三年级,停学五年后一测试,不知怎么,其真实水平竟然已经达到五年级了,那自然没二话,去上五年级吧。一学期读下来,于若聪的表现还令人满意,至少以往的逃学、闯祸没有了,也没听说打过架,甚至连金镖也不大玩了。花钱当然比以前有节制了,这也是没有办法,因为于若聪要去老拳师那边拿零花钱,每次过去,都要像管制分子例行去派出所汇报思想那样,还得频频接受老拳师的训诫,所以他有时宁可少拿一次,也不愿意费这番折腾。7月初,小学放暑假了,于若聪总算有了些自由,经常整天不见人影,深更半夜才回家。于老板这一阵因为卷入了一桩历史案件(非涉案,系旁證人),办案人员经常来找他调查。遇到这种事,他自然要全力协助,以便让对方相信他是绝对支持新政权的,有些搞不清楚的环节,他甚至要主动想办法帮助解决,一时忙不过来顾及儿子。前天,那起案件的调查终于结束,办案人员为表示感谢,请于老板吃了一顿饭。他刚刚松了一口气,要把精力转到布店的业务上,不料这当儿却传来了儿子被人杀害的噩耗。 于若聪的尸体是当晚九点二十五分被两个正在谈恋爱的男女青年发现的,位置在第三区马市街中段的一块空场地上。当时,两人看完电影后,男方送女方回家,一边溜达一边闲聊。女青年家住距现场不远的走马巷,这块空地是必经之路。两人走到与空地连接的巷口附近时,见左侧七八米开外的地方有一堆黑糊糊的东西,因为光线不佳,看不清楚。两人抑制不住好奇心,便过去查看。还没到跟前,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儿,不禁大惊,难道是有人被杀了?!男青年胆子大,上前去看个究竟,果然是有人倒在血泊中,于是赶紧报警。第三区公安分局刑侦队迅即出动,先封锁现场,向报案人询问情况,请来电工拉起临时照明设备。这些准备工作做完,徐州市公安局的刑警、法医也赶到了,随即进行现场勘查。当时还不知死者的姓名身份,但看其穿着、样貌,应该是徐州本地少年。使勘查人员感到震惊的是,死者的后背心脏位置扎着一件奇怪的凶器——三棱钢镖。根据死者倒地而亡的姿势分析,他是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突然遭到凶手的暗算,钢镖正中心脏,挣扎着往前冲了两步,俯身而倒,昏迷不久后毙命。现场是泥地,初解放时动不动就喜欢举行群众大会,这里经常被区政府、街道或者国营单位作为露天会场,地面已被踩得很坚实,近日又未曾降雨,尘土被风刮走了,之前那对青年报警后又招来了一批围观者,一番踩踏之后,根本找不到凶手留下的脚印之类的痕迹。现场没有解剖检验的条件,只得把尸体运到徐州市红十字会医院。法医动手解剖前,先取下了那支镖,一旁守着的市局刑警队一组组长纪博达对其作了仔细测量。那是一支长87厘米的钢镖,前面的镖尖连镖体45厘米,镖尖呈三棱形状,十分锋锐,扎进体内约4厘米;尾部呈扁形,末端有三根细长的绸带。这种暗器江湖上称为三棱钢镖,尽管凶手在使用前进行过精心擦拭,还涂过油,连三根绸带都换了新的,但依旧无法除去天长日久留下的侵蚀痕迹,镖身上的深褐色锈斑,宣示着这件暗器必定是件老古董。
解剖进行得很顺利,最后的结论是,死者心脏被锐器刺中导致死亡,体内脏器未检测出中毒症状;死者在遇刺两至三小时前吃了晚餐,晚餐吃得比较丰盛,有牛肉、鸭肉、鱼和水果,还喝了白酒,主食是面条。与此同时,刑警着手调查死者的身份。看到那枚钢镖,分局刑侦队队长杨迎喜突然想起以前看过的一份治安情况简报材料,里面曾提到“金镖小太保”其人,好像住在第三区大同街,于是立刻致电大同街派出所。派出所随即派人去于家询问,于老板赶忙前往医院辨认遗体,终于确定死者即是其子于若聪。当天午夜,徐州市公安局决定对“8·8”案件进行专案侦查,组建了一个七人专案组,由市局刑侦队一组组长纪博达、第三区公安分局刑侦队队长杨迎喜为正副组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梦之城娱乐优发娱乐武松娱乐官网明仕亚洲
伟德国际娱乐手机伟德齐乐娱乐明仕亚洲网页
伟德国际娱乐手机优发娱乐武松娱乐官网mzc00梦之城
梦之城娱乐梦之城娱乐城下载梦之城娱乐手机版明仕亚洲
伟德国际娱乐手机伟德齐乐娱乐明仕亚洲网页